本文主題:颞部疼痛专题 -- 颞部疼痛的原因 颞部疼痛的治疗方案

颞部疼痛

 

  颞部疼痛是软腭癌的临床表现之一。软腭癌占原发腭部恶性肿瘤的13.5%。其病因与其他口咽部位的恶性肿瘤相似,病理类型以腺性上皮多见,鳞状上皮次之,恶性黑色素瘤占第三位,肉瘤少见。

  病因与其他口咽部位的恶性肿瘤相似,与个人神经精神、内分泌、遗传、机体免疫等内在因素及物理、化学或生物性等外来因素有关。

  导致病变的致病因子大体上分为:

  1、物理致病因子,如X射线、电离辐射;

  2、化学致病因子,如亚硝酸盐(一般出现在腌制过的蔬菜或隔夜的菜中)、黄曲霉毒素;

  3、病毒致病因子,如乙型肝炎病毒、疱疹病毒。

  1.混合瘤,腭部小涎腺混合瘤良性较恶性多见。无自觉症状、生长慢,多数肿块表面粘膜正常。无骨质破坏。可通过穿刺细胞学检查或手术中冰冻切片鉴别。

  2.上颌窦癌,特别是底壁原发者常引起口腔症状,有时与腭癌侵犯上颌窦不易区别。上颌窦癌常先有鼻部症状及异常渗出液。牙齿松动脱落早且数目多。X线表现为上颌窦癌占位病变极广泛骨质破坏。

  软腭癌易于查见,可有浅表溃疡、软腭运动不对称等,触诊病变多较硬,确诊需行活检。

  早期仅感口咽不适,症状不明显,易被忽略。之后出现口臭、咽痛、吞咽痛,可放射至同侧面部和颈部,应用抗生素可暂时减轻症状。晚期可出现吞咽困难,并产生声音改变,软腭固定、破坏、穿孔可导致食物返流至鼻腔;向上或向外侵犯鼻咽或咽旁间隙可有牙关紧闭、张口困难、中耳炎、颞部疼痛及偶尔颅神经受累。

  查体可见软腭舌面或悬雍垂有新生物,几乎所有的软腭鳞癌发生于软腭的口腔面(下面),鼻咽面几乎不长肿瘤,甚至鼻咽部较大的肿瘤也较少侵犯软腭鼻咽面。早期肿瘤病变为红色,边界不明显。软腭白色病变也常见,可能是粘膜白斑、原位癌或早期浸润癌。正常粘膜表面的多部位肿瘤生长是一个常见的特征。大多数软腭癌就诊时限于软腭或邻近的扁桃体弓,T分级为T2或T3,但以肿瘤的体积论要比舌根部和扁桃体窝的肿瘤体积小。中晚期癌中心有溃疡,边缘隆起,或为外生性生长,尤其在悬雍垂周围者。软腭肿瘤首先向扁桃体弓和硬腭扩散。向外扩展穿过咽上缩肌侵犯翼内肌和颅底,偶尔在咽旁间隙内累及或压迫颅神经。晚期常侵犯鼻咽侧壁,引起软腭穿孔或溃破。淋巴转移首先到二腹肌下淋巴结,然后沿颈静脉链转移。颌下、颏下、脊副淋巴结受累少见。约50%的病人入院时有肿大淋巴结,其中16%为双侧,淋巴结临床触诊阴性,术后约20%淋巴结为阳性。淋巴结阳性率与T分级有关,T1为8%,T2为36%,T3和T4为66%。

  软腭癌治疗效果各家不一,Ratzer报道299例软腭癌,112例手术,139例放疗,22例联合治疗,5年绝对生存率为21%,限定生存率为30%,其中手术的限定死亡率为38%。Weller报道30例软腭癌放疗的局部复发率为50%。Lindberg报道软腭癌放疗的控制率高,T1100%,T288%,T377%,T483%。

  软腭癌易于查见,可有浅表溃疡、软腭运动不对称等,触诊病变多较硬,确诊需行活检。

  早期仅感口咽不适,症状不明显,易被忽略。之后出现口臭、咽痛、吞咽痛,可放射至同侧面部和颈部,应用抗生素可暂时减轻症状。晚期可出现吞咽困难,并产生声音改变,软腭固定、破坏、穿孔可导致食物返流至鼻腔;向上或向外侵犯鼻咽或咽旁间隙可有牙关紧闭、张口困难、中耳炎、颞部疼痛及偶尔颅神经受累。

  查体可见软腭舌面或悬雍垂有新生物,几乎所有的软腭鳞癌发生于软腭的口腔面(下面),鼻咽面几乎不长肿瘤,甚至鼻咽部较大的肿瘤也较少侵犯软腭鼻咽面。早期肿瘤病变为红色,边界不明显。软腭白色病变也常见,可能是粘膜白斑、原位癌或早期浸润癌。正常粘膜表面的多部位肿瘤生长是一个常见的特征。大多数软腭癌就诊时限于软腭或邻近的扁桃体弓,T分级为T2或T3,但以肿瘤的体积论要比舌根部和扁桃体窝的肿瘤体积小。中晚期癌中心有溃疡,边缘隆起,或为外生性生长,尤其在悬雍垂周围者。软腭肿瘤首先向扁桃体弓和硬腭扩散。向外扩展穿过咽上缩肌侵犯翼内肌和颅底,偶尔在咽旁间隙内累及或压迫颅神经。晚期常侵犯鼻咽侧壁,引起软腭穿孔或溃破。淋巴转移首先到二腹肌下淋巴结,然后沿颈静脉链转移。颌下、颏下、脊副淋巴结受累少见。约50%的病人入院时有肿大淋巴结,其中16%为双侧,淋巴结临床触诊阴性,术后约20%淋巴结为阳性。淋巴结阳性率与T分级有关,T1为8%,T2为36%,T3和T4为66%。

      须作脑电图和颅脑CT检查。